新闻动态分类
沈逸:《火与怒》热销折射反特朗普阵营的窘境

时间:2018-10-08    点击量:

近期叫《火与怒》的书火了,因为里面描述了被称为影子总统的班农吐槽总统特朗普的内容,提前拿到了这本书的美国媒体,尤其是持坚定反特朗普阵营的美国媒体立刻陷入了某种狂欢的状态,并顺带牵引着反特朗普的阵营也陷入了某种狂欢,似乎这本书的相关内容,已经不再是书,而是“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的调查结果,是具有法律效率的判决;以及说出这些话的班农,不再是那个被美国主流媒体吐槽的右翼新闻网站的创始人,而是美国法院的法官。当然,上述假设没有一样是成立的,那只是本书,在特定的政治氛围中,可以起到鼓动情绪的作用,但对讲究依法治国以及多元言论的美国来说,这书其实什么都不是;而沦落到为这本书的部分内容就欢呼的反特朗普阵营,其实真的是渐渐陷入了窘境。对中国的受众来说,尤其是经历过了诸如薛之谦和李雨桐风波的中国新媒体受众来说,很容易对此有清晰的认识,即问题的关键从来都不是吐槽的烈度,而是被称为石锤的证据。班农的吐槽有提供任何人们事先不知道的事实性证据么?所谓的猛料,无非两则:其一,班农居然吐槽了特朗普,看上去亲密无间的战友开始互撕,满足了反特朗普阵营从特朗普参选开始就“画个圈圈诅咒特朗普输”的阴暗但无法公开言说的小心思;其二,班农的大嘴说出了反特朗普阵营没拿到证据又亟需证明,“叛国”、“不爱国”、“做了肮脏的事”;说实话,现在狂欢的这帮媒体大概也就这次才正眼待见班农说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话,此前班农在自办的右翼新闻网站上的一贯言论有入得了这些媒体精英法眼的么?估计除了拿来当反面教材的之外,相当有限吧。其一,“通俄门”的实际调查进展及其泛政治化的发展进程。再简单梳理下此前媒体已经披露的主线内容,从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竞争提名人并迫使杰布布什退选之后,这个调查就开始。一开始是杰布布什雇了英国军情六处的退役特工去搞特朗普与俄罗斯特殊关系的材料,然后这批材料交给了科鲁兹,特朗普赢得共和党提名之后,调查继续移交到希拉里克林顿手上;特朗普赢了选举之后,材料辗转先是交给了共和党内以麦凯恩为代表的反特朗普的建制派力量,最终交到了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特朗普解除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职务之后,特别检察官开始接手进行调查。算起来已经持续超过一年的时间了。此前被认为最大的突破,是特朗普政府的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佛林宣布认罪,准备与特别检察官合作以换取从轻处理。这一认罪普遍被认为可能指向特朗普的儿子和女婿。不过很诡异的是,在佛林认罪打出了一波高潮之后,通俄门的调查又进入了一个相对低调的蛰伏期,当然可能有不同的解释。一种解释是特别检察官在憋大招,准备来个绝招一波带走;另一种可能的解释是,佛林交待出来的材料与此前人们的预期可能存在比较显著的落差。但需要说明的是,“通俄”这种事情,在美国是个属于政治红线类的存在,如果真的有“石锤”,比如拿了不该拿的钱,见了法律不允许见的人,做了真的能够被定性为叛国的事儿,只要拿出来在媒体中曝光,那么特朗普就可以直接走人了。但迄今为止,尽管已经被画了无数圈圈,特朗普还是在继续做总统,发推特,得什么怼什么。从这个方向而言,“通俄门”调查本质上已经成为了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的具象化,和主战场。需要指出的是,所谓“勾结”俄罗斯,以及与俄罗斯存在经济往来方面,民主党一侧,包括希拉里夫妇,并非真的就是个圣人;在搜集特朗普的黑材料方面的动作与力度是否真的严格遵循了程序正义,符合美国的法律,也不见得真就是无懈可击的。通俄门调查的长期化,扩大化,以及最后的泛政治化,可能是不可避免的。尤其考虑到2018年是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年,民主党除了打特朗普、打特朗普、打特朗普之外,也拿不出什么真正意义上的真知灼见来参加选举,所以紧抓通俄门不放,塑造共和党政治上不可靠的形象来赢得选举,对急于收复国会的民主党来说,是非常自然的选举策略选择。而这种政治恶斗,对美国的战略规划与政策制定,尤其是在涉华方面会产生怎样的复杂影响,才是中国真正需要去关心和研究的。其二,特朗普与班农关系变化的实质性后果及其长期影响。撇开八卦和吐槽,特朗普与班农的关系在《火与怒》之后发生怎样的实质性变化,以及会产生怎样的政治影响,是值得高度关注的。有的观点认为,特朗普本人只是个坐在前台的吉祥物,真正操盘的是班农;潜台词是离开了班农的特朗普自己是玩不转的;如果真是这样,班农大概也很难被赶出白宫,亦或者班农真的和特朗普开撕之后,特朗普应该很快就摇摇欲坠,没法独立支撑下去。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特朗普很清楚打天下的时候可以用班农,但坐到椭圆形办公室的总统椅上之后,就没法用班农继续治天下了。所以现在呈现的只是被《火与怒》这本书的出版稍稍加速了的自然切割进程。美国对特朗普不太友好的媒体通常更喜欢突出班农的作用,其本意在暗示特朗普不具备当总统的能力,中国受众对此应该保持非常清醒的识别能力,因为根据新自由主义的经典论述框架,美国政治运行的关键在于制度,而不是人;根据经典的教科书的说法,由于美国政治体制的设计是非常优越的,所以谁当总统都没啥关系。当美国媒体不按照这套路忽悠的时候,中国受众应该怎么理解,应该如何看待这套套路的价值,也需要有个自己的章程,千万不能随便被忽悠走了,毕竟不要忘记,2016年美国媒体可是几乎成功的忽悠了全世界相信希拉里会赢的美国总统选举的。回到特朗普和班农的关系变化。根据这两都喜欢嘴炮的老兄的一般性格,经历了《火与怒》里面披露的细节之后,真正要复合是有难度的,那么离开了班农,特朗普以及共和党将如何去面对2018年的国会中期选举呢?此前因为共和党以及特朗普都采信了班农的策略,导致共和党以1.5%的差距输掉了共和党传统占据显著优势的阿拉巴马州的参议员选举;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如果最终特朗普证明没有班农不会导致政治动员与整合的停摆,不会对2018年中期选举产生实质性的直接影响,那么与班农打嘴仗未必是坏事。如果最终共和党输掉了2018年中期选举,即丢失了对参议院的控制权,那么这一分裂可能就标志着特朗普与共和党建制派关系的重大转折。其三,班农准备走多远?对美国,班农是有一套比较完整的看法和想法的,当然几乎没法实现。他离开白宫,理论上应该获得更大的行动自由和空间,但其所能产生的实际影响,取决于他和特朗普的关系以及互动。如果,两者形成有效的配合,那么力量可能被放大,因为没有正式岗位约束的班农对美国白人右翼保守力量的动员能力是相当可观的,至少理论上是如此;如果,两者没有形成有效的配合,甚至,最终演变成更加极端版本的茶党运动,那么很可能导致共和党支持者的进一步分化和瓦解,这对特朗普以及整个共和党来说,都将是一个真正的麻烦。根据现在的态势,特朗普真要有所作为,相关政策要持续稳定的产生影响,完成连任,保持共和党对国会的有效控制,是两个不可或缺的条件。班农无法成为一个建设性的因素,但绝对有能力成为一个否定性的因素,败事肯定是绰绰有余的;但对班农而言,如果真的走太远了,就会失去以小博大的政治筹码,真正意义上标准,或者说,极端的白人右翼保守力量,单纯凭借自己的数量,是很难在选举中打赢民主党的,这也是被多次选举结果所证明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火与怒》的作者,以及提前拿到部分剧透内容就兴奋不已的媒体,更多的是期待着看到特朗普与班农事实上的分裂与实质性的内斗,以及由此产生的实际政治影响,可以让民主党或者反特朗普的力量翻盘。长于政治斗争的班农会如何选择,值得各方高度关注。西方新闻传播理论对于什么煽情报道,有细致的定义;理解美国,研究美国,同样需要避免被煽色腥的细节牵扯过多精力,导致偏离了正确的研究方向,选择了不恰当的研究目标。从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开始,在很大程度上,大量具有煽色腥特征的碎片化的信息淹没了相关的实质性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包括此类看上去很八卦的新闻在内,如何透过信息碎片构成的屏障,深刻认识并准确把握美国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以及这种变化对中美关系可能带来的影响等问题,才是值得人们为之认真努力的研究方向。

友情链接: 澳门永利网址  澳门永利网站  永利皇宫官网  澳门永利注册  澳门永利开户  澳门永利平台  澳门永利皇宫官网  时时彩平台排行榜  澳门永利  澳门永利网址官网网站  澳门永利网址  永利赌场  永利网站赌场  永利娱乐  澳门永利网址  澳门永利网站  永利皇宫官网  澳门永利开户  澳门永利平台  澳门永利  澳门永利皇宫官网  澳门永利网址